十年

09月 16, 2010
最近收到大学同学的email说要进行毕业十年的聚会,俺才意识到,哦,已经大学毕业十年了。
十年好像没有小时候想象的那么长。俺在校园里闲逛,东张西望走来走去的女生的情景,好像就在昨天。
如今,俺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爸爸,再过二十八年,他们俩年龄的总和将和俺的年龄一样。

前两天在车站等车的时候,看到对面的座椅上坐着三个老人,两个老太太和一个老头,旁边还站着一个老头和他们用广东话聊着天。
尽管四个老人的年纪相仿,但是你还是能一眼看出谁和谁是老伴。坐在椅子中间的两个都张得瘦瘦的,都戴着眼镜,都穿着米色休闲裤、浅色运动衫、深色袜子和黑色休闲鞋,知识分子模样。椅子一端侧身坐着的老太太和站着晃来晃去的老头都穿着暗红色灯芯绒上衣,老太太穿着白鞋子花袜子,老头由于站着,裤管遮住了袜子,但却穿着一双花运动鞋,他们神情放松,比另两个显得更容易亲近。
难道他们都说好了今天穿情侣装?俺想大概不是的。更可能的原因是他们在一起待了几十年。

两个人待在一起数十年,以至于行为模样都会趋同;俺的同学们彼此分开了十年,再见面时,想必很多人会惊讶,咦这家伙怎么变化这么大,快认不出了。真希望组织者能安排这样一个节目,每个人给一到两分钟讲讲自己的过去十年,录影保存,然后给不能回去的同学都寄上一份拷贝。

遇见外星人

06月 21, 2010
晚上7点10分,照例出去跑步。天上是半月,月光并不是特别明亮,所以能看到很多星星。
在去操场的路上,迎面走来一个消瘦的白人少年,手里提着一瓶1.5升的Coca Cola。
我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他,但就在我们要擦肩而过的时候,他用纤细的声音说:“Hello.”。
我一怔,这少年长得太消瘦,几乎看不出肩膀,身形超薄。出于礼貌,我还是微笑着回了一句“Hello”。
“My name is xxx. What’s your name?”。
我并没有听明白他的名字,我也不想问清楚,就回答说“My name is Fei"。
他伸出手要和我握手,那只手和他的声音一样纤细,像是一只少女的手,我还是出于礼貌和他轻轻地握了握手。
他问我“Do you smoke xxx?”
我并没有听懂他说的那个词,但我想到的是“这家伙可能是卖毒品的吧”,于是连忙摇头说“No, I don’t smoke…I don’t smoke anything.”
“You don’t smoke xxx? Do you wanna try it? It’s very nice!” 他问。
“No, thanks!”我斩钉截铁。
“Why?”他似乎很惊讶。
“I’m not interested in it.”
他想他该和我道别了吧,没想到他还站在那里,问我“How old are you?”。
“Thirty something”鬼佬一般不问比自己年长的人的年龄的,这小子怎么啦,我心里嘀咕,不由地反问了一句“How are are you?"
“Thirty something…hehe. You guess?”他笑笑
我又仔细看了看他,虽然个子和我差不多高,但皮肤细嫩,明显还是个孩子。“Under 20”
“Yes?”他还不依不饶
“16?”
“No”他摇了摇头
“12”明知道不可能,但我想说个离谱的,让他自己说出来算了
“17,haha”他露出孩子的笑容
“Oh, 17, great! 16 is pretty close. Do you live around?” 也许是他的笑容让我一下子消除了戒心,竟然不由自主的和他交谈。
“I live on Pluto”
“Pluto?”我以为我耳朵听错了,心想“Pluto”不是冥王星吗?“Is Pluto a suburb?”我想我是听错词了。
“No, Pluto。”他微笑着指了指天上。
“You’re kidding, right?”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心想不会遇上了神经病吧,又联想到前一阵子女儿看到的不明飞行物。
“Haha" 他又露出孩子的笑容,不置可否,反问我“Where do you live?”
“I…I’m from China” 我不想告诉他我住在附近,就故意扯开了。
“Oh” 他愣了一下。“Can you teach me your language?”
我就从“你好”开始教,教完一个,他就又问一个。
大概教了20几个单词,我终于不耐烦了,打断他问“Where are you from?”
“I’m from Italy.”
“But you said you’re from Pluto.” 我想他总算得招供了。
“Yes, I’m from Italy on Pluto.” 他平静地说。
我真的被他的回答雷到了。“How did you come here?”我倒看他戏演到什么时候。
“I can fly”他依然很平静很认真。
我完全被震到了。“Can you show me?”
“OK. Please take this for me” 他把可乐瓶递给我,往后退了几步。
在结果可乐瓶的一刹那,我有点害怕了,不会他真的会飞吧?难道今晚我要见证奇迹?
他助跑了几步,往前一跃,又落到了地上。
只是个三级跳远啊,我心里呵呵乐了。“I can also do that.”我笑着说。
“Really?” 他居然一脸怀疑的表情,似乎他完全没料到我也会。
我把可乐递还给他,也学他的样子做了个三级跳。
他真的是一脸惊讶,似乎在说“你真的也会呀!” “Can you flip?”
我又不是耍杂技的,哪会空翻,但我还是表演了个空中转体360度的低难度动作。
他也是一副被雷到的表情。
我趁机说,“I’m going jogging.”意思是,我要走了,别缠着我了。
没想到他居然说,“Can I jog with you? We can talk when we’re jogging.”
我真的受不了了,但出于礼貌,我没有拒绝“It’s up to you.”
他也许是察觉到了我的一些细微的表情,说“No, it’s up to you. Do you want to jog by yourself or with me?”
“I usually listen to music when I’m jogging, so I prefer to jog myself。”
“That’s offending”他有些不高兴了
“Sorry…”
这时候老婆和丈母娘带着女儿和儿子也出来散步了,正向我们这边走来。
他最后又问了我的名字,并和我再次握手才道别。

我把刚发生的事和她们讲了,她们都认为他可能是卖毒品的。
但是卖毒品有必要装外星人吗?我像是一个瘾君子吗?

今晚那个少年的外表和言行都太怪异了,他会不会真的是外星人呢?

 

《跨时代》

06月 2, 2010
最近工作家里事情太多,好不容易才抽出一点时间听了一遍杰伦的新专辑《跨时代》。也许是年过三十的缘故,也许是过去一年的触电并不是很受肯定,这张比前面的专辑忧郁一些。除了那首听完了让人心里空空荡荡唏嘘感慨的《烟花易冷》,还有这首《雨下一整晚》都异常的blue,强烈建议有忧郁症倾向的人们不要冒险试听
 

而这首《超人不会飞》又有点愤世嫉俗,有点无奈,有点自嘲
 

女儿和奶奶可能看到了不明飞行物

05月 16, 2010
今天早晨俺们全家难得这么一致地聊同一个话题聊了一个多小时,那就是UFO。
由于俺没有亲见,只能凭借女儿和奶奶的叙述做记录。
今天是星期天,儿子照例6点多就醒来了,为了继续睡懒觉,俺就把儿子送给爷爷去带。奶奶在准备早餐。
女儿睡在自己的小房间,她的房间有一扇朝西的窗户。女儿睡觉有个习惯,就是不让拉窗帘,因为这样她可以看到星星、月亮和太阳。
大概7点多钟,女儿醒了,突然兴奋地大叫:“奶奶,快来看!天上的云飞来飞去,真漂亮!”
奶奶跑到女儿的房间,问:“哪里有云啊?”
“就是你说话的,没看到!”女儿责怪道。不一会儿,女儿叫道:“又来了,你看!”
奶奶一看,这辈子她也没见过这玩意儿,据她的描述,它的整体形状就像俺们家的晾衣架
当然没有哪根柱子,颜色是银色的。但是这个东西又是由好多小的个体组成的,每个个体有不同数量的“翅膀”,有的是两个,有的是多个。俺猜测,翅膀的数量取决于个体处于整体中的位置。这些“翅膀”似乎在扇动,在晨光下的效果是“一闪一闪亮晶晶。”女儿对这个效果的描述是“像蝴蝶在飞”。不一会儿,它飞出了视线。等它最后一次进入视线的时候,它的整体又变化成一个长方形。
俺问:“有没有可能是一群鸟” 奶奶立刻否定:“鸟飞不到那么高,后来飞过两只大鸟,飞得比它低多了”
可能女儿和奶奶看到了UFO,就在两天前的报纸上,我还看到一则新闻说住在West Pennant Hills(俺们家附近的一个区)的一个科学家研究UFO三十年了,最近他也见证过一次。

女儿的即兴诗作

05月 9, 2010
今天是周日,昨天说好要带孩子们出去玩。早晨俺在马桶上拉臭臭,老婆在镜子前往脸上抹着不知名的水水。女儿醒来了,也许是因为要出去玩的缘故,异常兴奋,即兴作诗一首:

咦,床上的妈妈不见了
噢,厕所里有个妈妈
那个妈妈是谁的妈妈呢?
嘻嘻嘻…

由于这几句话在逻辑上是如此的混乱,俺暂且把它归类为印象派诗作

女儿的初恋

04月 13, 2010
其实我不确定这算不算初恋。女儿昨天刚满40个月,也就是3岁零4个月。

最近甜甜常挂嘴边的一个名字就是Justin。Justin是女儿幼儿园的同学,比甜甜大两岁,是甜甜在幼儿园的少数几个“死党”之一。我们发现甜甜喜欢Justin,是有一次带她去超市买东西的时候。那天,她发现了Justin也和他的妈妈在购物,于是兴奋地叫道"Justin, Justin",由于距离比较远,人比较多,人声嘈杂,Justin并没有注意到甜甜。当我们鼓励她走过去和他打招呼时,她又却步了, 显然是害羞了。最近两天,甜甜常挂嘴边的是“我要和Justin结婚”,我们就劝她:“不用着急,这是20年后的事情”。

现在女儿表现不佳的时候,我们就常常用Justin来说事,比如“你这样又哭又闹,Justin哥哥会不喜欢的”,这一招比任何其他招数都管用,这也许就是传说中的爱的力量吧。

《刺陵》观后感

02月 27, 2010
今天终于抽空看了下周董的《刺陵》,如俺所料,周董果然极尽耍酷之能事,在里面演了最酷的英雄,不但身手矫健,而且对美女林志玲若即若离。只是和《不能说的秘密》比起来,周董演英雄人物还是不如演一个会弹钢琴的学生来得自然,甚至有点滑稽,可能是没有刘海的后奔发型使他的小眼睛暴露无遗,与传统的帅哥型英雄形象有一定差距造成的。比起电影本身,个人还是更喜欢他写的歌多一些。

 

上帝是公平的

02月 26, 2010
今天在上班途中的火车上,嘴里吃着老妈做的饼饼,听到身后座位上传来一个极其性感暧昧的女声接电话。
“哦,是你呀,我还好啊。昨天晚上我睡得不好,做了好多梦,还梦到你了。…
还梦到胃不舒服,想吐,可是刚到嗓子眼,就又回去了…”
俺还从来没听到这么性感的声音,下车时提早站起,向后面走去,以便看一眼这个MM的脸。
俺目光扫过她的脸的那一刹那的感受是,欧买尬,上帝是公平的 — 给了她一副性感的声音的同时,又给了她一张芝麻烧饼似的脸。

所以,当我们感到上帝不公给自己一张芝麻烧饼似的脸的时后,不要忽略了上帝可能给了俺们一副性感的声音;当我们羡慕别人有一副性感嗓音的时候,不要忘了上帝可能给了她一张芝麻烧饼似的脸。
有人反驳,那我怎么看到好多女的长相姣好,声音也甜美,他忘了自古红颜多薄命。上帝是公平的。

中国新年快乐

02月 14, 2010
今年是虎年,就送一首老虎队的歌应个景吧

女儿和妈妈的聊天记录

02月 12, 2010
女儿三岁两个月了,自从三岁生日以来,女儿越来越喜欢扮家家,学大人说话。

今天早晨,女儿醒得早,来到妈妈房间。
女儿:妈妈,我送我的小孩上学,顺便来看看你。
妈妈:哦,是吗,你已经有小孩啦?!你有几个小孩啦?
女儿:三个。
妈妈:哦,他们多大啦,男孩还是女孩啊?
女儿:大的是女孩,5岁,小一点的男孩,3岁,最小的也是男孩,1岁半。
妈妈:恩,这个年龄间隔还挺合理的。那你是跟男朋友生的,还是跟老公生的啊?
女儿想了想:男朋友。
妈妈:哦,跟男朋友生不太好吧,因为男朋友不稳定,可能会和你分手。
女儿:跟老公生。
妈妈:那你的老公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啊?
女儿又想了想:外国人。
妈妈:那你的小孩很可能张得像外国人啊。
女儿:中国人,因为老大张得像我。
妈妈:那你做什么工作呀?
女儿:我在纸上画房子。
俺插了一句:那你是建筑设计师,这工作不错。
妈妈:那你老公做什么呀?
女儿:给人家看病。
妈妈:医生,恩,不错。


加关注

每发布一篇新博文的同时向您的邮箱发送备份。